诸葛烤鱼

《点香阁记事》

  点香阁最近来了个怪人。
  每次都只是匿名托梁妈妈给蔡居诚送些宝石珍玉,而且次次都是不小的数目。时间长了梁妈妈也觉得古怪,便问他。
  “别人来点香阁都是为了跟心心念念之人共度良宵,即便不能留夜也是想亲密处之。公子您一掷千金却不愿见人一面,究竟是何意?”
  那人穿着是武当的弟子服,一席白衣,身有鹤舞之纹,头冠高束,一派正经模样。犹豫着沉默了好半天,几晌后,就在觉得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却沉着声音开了口。
  “……我不愿让他做不情愿之事。一个身有傲骨的江湖人被迫屈居在一间小小红阁,明明有足够的优秀,却因一步之错再无法回头。是他的错?是他的错,只是……唉。”
  一番疯言疯语。
  这个有些痴傻的武当弟子依旧每日都送来满满一大包的天价宝物,但依旧匿名而来且从不多言。最多就是问一句他蔡师兄的近况,而后自嘲般的自言道“怎么可能好”又傻乎乎的离开了。
  梁妈妈注意到,越往后的日子,这武当弟子出手越是阔绰,衣着却愈发褴褛起来,看样子,与那些为了夜夜笙歌倾家荡产的人无二。
  唯一不同便是他一无所获。
  即便是匿名,但日子久了,光是那个愈用愈旧的布袋子,受礼本人也该觉察到些什么了。
  “所求为何?”
  “不为何。”他面骨削瘦,风尘满面全然没了一个道子的仙风道骨,落魄至此,也可说是令人唏嘘。“只愿加上这一笔,能让他离自由之身更近一步。”
  “话虽如此……但少侠你当真不想与你那位师兄彻夜长谈?”老鸨的笑容谄媚,弯着眼睛一扭身子打量着眼前这位即使看着都快前胸贴后背虚弱的要命礼物还只多不少的白衣道人。
  却见他嘴角一撇,朝人横了眼一副不屑的样子有气无力却又朝圣一般恭敬地答道。
  “那是对他的亵渎。”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当真傻的有意思!”
  面容憔悴的道人别过脸不再看她,捏了个剑诀引剑出鞘绕在身侧威慑似的转了两圈,剑风凛冽,老鸨咳了咳嗓子不再笑了。心下却更觉得这小子脑子有病。
  “你懂什么。”他自是一直憧憬着他那位师兄的,天资甚高而自视甚高,骄傲被刻在骨子里了一般倔强,以认可为养料的内心一旦匮乏便会溃于顷刻之间。
  却令人向往。
  “若他心愿,总有一天……我会赎他出来。”
  可别吧,他甚至不知道你姓什名谁。
  只当又是个来看笑话的。
    “一掷千金榜上有个穷小子,傻了吧唧的,一面没见还天天送上门待宰。”
  “最近好像还是来,不过送的包就跟他人一样,越发没斤两了。”
  “可不是么,据说门派里任务用的重物都被他当了,挨罚呢。”
  没什么不同,又一个为蔡居诚倾家荡产的。
  只不过啊,这个傻了点而已。